要不要那么悲观

上海聚益投资有限公司   2019-04-29 本文章11阅读

经过上周之后,很多人觉得“牛市”结束了,熊市回来了,甚至2440点的低点也要再次去考验了。中国股市和中国股民就是那么分裂,要么忘乎所以的嘚瑟,要么不可救药的怯懦。本轮行情大涨时要么要那么乐观,至少在我看应该保留一些起码的清醒。同样,当行情开始出现转折反复,要不要那么悲观,也应该多一些客观的理性。


暂时的修整,不是什么坏事。考虑到科创板和注册制试点临近,狂炒爆买垃圾的游资大佬民间股神们,真诚地祝愿他们可以被埋葬,不要再撩拨祸害无辜散户股民。如果非要说“牛市”结束,属于他们的“牛市”可能已经结束了;这也是我强调逢调整买入最优公司的道理,假如都能少一些暴富的心理,对于如今出现的股市调整,可能就会更多一些淡定。周末又是一批上市公司业绩爆雷,这提醒我们商誉减值也好,股权质押也罢,包括宏观中观不利的阴霾,其实并未真的远去。


当股市开始出现调整,人们便更多关注宏观和微观的“基本面”。一季度金融数据公布之后,已经就任恒大的任泽平称“经济见底,政策见顶”;回过头去看,这种言论对市场的负面影响还是挺大的。我一直以为如今包括股市在内的大众心智水准整体堪忧,这或许便是网红时代的特征,没这么多脑残哪里来轰轰烈烈网红效应。

稍早之前,不管央行几度辟谣,降准谣言妖风四起。一方面,只能说高级黑现在手段老辣,做空反其道而行之,生造一个利多,期望落空便平添一个利空的效应。一方面,市场之所以对降准如此寄予厚望,无非是因为“牛势”受挫,需要更多一些支撑“牛市”的信心。市场果然足够强,是不需要这种利好的。谣言之所以能起到造谣者预期的效果,归根结底还是牛市的底气不足。


在这个意义上,已然成了网红的经济学家任泽平的政策见顶论,和被辟谣的降准谣言互相呼应共振,我们不能讲任泽平其心可诛,但至少在专业角度上讲,任泽平真的太不严肃太把自己当回事情。

央行不背大水漫灌的锅,是因为高杠杆之于中国宏观依然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场外配资的再度死灰复燃也勾起了管理层的危机记忆。另一方面,从经济的角度说,中国宏观的问题不是什么周期性的问题,而是结构性的问题;换言之,已碰到天花板的印钞经济投资经济穷途末路,中国要真的走出困境,唯有解决高杠杆,唯有通过结构的调整,两者皆不可偏废。因此故,因为一季度金融数据井喷就说中国经济见底,因为央行对货币政策强调克制而说政策见顶,这种言论不是幼稚就是愚蠢。


难道非要疯狂印钞,违规资金大举流入股市楼市,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狂欢一把,最终搞得债务失控危机大爆发,才是过瘾?看起来“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不止是路易十四的信条,中国的投机分子们都自忖有国王的能力却忘却了自己韭菜的身份和祥林嫂的命。中国的经济要真正触底走出上升通道,言之尚早。同样,宏观政策对民营经济对民生的扶持厚爱,对债务去化的坚定立场,对结构升级的不遗余力,不是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而是刚刚开始不容摇摆;所谓政策见顶,实在是不可理喻的伪命题。


假如关于“政策见顶”的忧虑开始弥漫,并经由调整得到了强化,那么对于网红任泽平的言论炮轰不妨再多一些再大声一些。货币政策趋向克制,赌徒们大失所望在情理之中。不过,与其在流动性泛滥的期许里醉生梦死,倒不如看清事实,规避巨量减持和业绩雷阵,一味以赌徒自居乐此不疲,牛市就是真的到来,基本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要不要这么悲观?我的回答是完全不必。缺钱的现状会在5月边际改善,然而股市一旦缺了信心,要再聚拢人气就不那么容易。证监会在周末对IPO全面放宽的传言做了辟谣,美股再度创出了历史新高,可能都会对下周的股市增加点勇气。更何况,科创板还未推出主板却冷了场子,这也太不“中国”太不“和谐”,我们此刻倒是应该强调点信心。


周末的时候我和同学再度强调了小股民应该退出股市的观点,因为在这样机构博弈的大时代,小股民生路有限;另一方面更为关键的,是小股民普遍的暴富心理和投机心态也一定会在这样的时代被反复摧残直到认命。同学后来跟我说懂了,要买就买好的公司,茅台、恒瑞、国旅、招行、格力,我希望她能记住自己的话——逢跌以好的价格买好公司,少一点炒的心念,那么小股民在中国股市,也完全可以不用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