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新诗

上海聚益投资有限公司   2019-02-18 本文章24阅读

c69da4089a7bbc70ea8b1377fc40fced.jpg

最近家事有点忙,文章更新就慢了些,不过老实讲也说不出啥太多新鲜的玩意儿。在医院给老头守夜的时候读莎士比亚的喜剧,大半夜的自己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傻乐,对于我这样“笑点”很高又偏好郭德纲三俗相声的来讲,这一幕本身就挺可乐的。那夜我不免感慨,就像青涩的嘴唇品不来最醇的美酒,幸好年少时没读莎士比亚,不然就是耽误了光阴辱没了伟大;另一方面果然在彼时被激发起文青的梦想那又是对自我的亏欠,男怕入错行,凡夫俗子和不世天才之间的界限不是努力就能跨越。


中午宴席间和一位陌生人的对话就颇有舞台剧的喜感。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士主动过来和我搭茬,他对我的恭维一番先是让我觉得莫名其妙,接下来我就明白了这是自我吹嘘的套路和暖场铺垫。“你说,我2018年成立的产品现在净值一块三,还可以吗?”他这么切入到真正的主题时,抬着头仰着脸眯着眼,这不是在征询我的意见而分明是在问天。“那是很牛了。”不知道我这样的回答是不是让他满意,但显然让他兴致高昂,于是一通滔滔不绝。“中国股市不就是捡钱么?东方通信这种涨停打开就买跟免费福利一样,短线为王啊。我跟你说,去年我在深圳看见但斌,我就问他但总你总是说价值投资,我就问问你现在净值多少,哈哈哈,他就一句屁也放不出来了”。我听了有点尴尬有点羞愧,嗫喏一番欲言又止,憋半天回复一句,“毕竟投资者结构还是散户占比太高”。他的志得意满在此时奏响了高潮——“就是因为散户多我们才能割韭菜啊,你说对不对,韭菜不割就是犯罪,你说对不对?”我很想跟他说“韭菜万岁”来结束无趣的对话,但我话到嘴边的幽默吐出来就成了“我也是韭菜”的谦卑,莎翁如果把这一幕写入剧本不知道会不会同意我的结语。


就像李慧勇投资群里一个消失静默许久的技术大拿又开始成天贴图波浪ABC,当各路股神纷纷出没的时候,也是中国的股市生机重现的写照。让人感觉有点悲哀的是,股市的每次轮回固然都惊人相似,但一个市场的进步成熟之于中国来讲,恐怕尤其漫长艰难。好消息是,这样的股神在今天毕竟还是少数,可能是新韭菜生长培育需要时日,也可能更多人被揍怕了惨痛记忆挥之不却,不过这至少是市场还没癫狂仍可作为的背书。那么让我们多留些心眼看看身边股神涌现的速度和规模,这是绝好的一个市场反向指标,可惜这独具的中国特色很难被量化到金融工程的模型。


一月金融数据出台之后,有人转发卖方共识,谓之全年高点,资金空转,流动性陷阱,不可持续。坦白说,这样的共识接近煞风景的尬聊,有点矫情有点造作反正透着一股不真诚不自然。好像股市的春季躁动就是因为金融经济的基本面有了反转或者到了所谓拐点一样,好像只有看着数据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一样。反过来说,一月金融数据如果不是那么“多水”的干巴巴紧绷绷,股市就因此可以继续反弹了?这样的共识,与其说无病呻吟,倒不如说是为赋新诗强说愁。


“新诗“的横空出世,正合着上周五的市场调整,古人诗言志,今人股市新诗见景生情,非情趣情感之谓而情绪波动也。这不是促狭的尖刻调侃,甚至这样的新诗有其可取之处,提醒我们牛市尚早,也不要轻易去把2019去类比2005年。所谓熊末牛初的转换年,这是狡猾的言辞,涨跌都能自圆,但研究员绝口不提当今中国现状是四十年来从未遇之况,或者他们真懵懂但也有可能他们只是装着不明白。


上周五的调整其实没有什么令人意外,既然宏观基本面本来没争议无悬念,持续上涨的A股哪有这么多可以热烈期待?技术性的调整总会勾起伤情又难免让基本面的研究爱好者多点发言机会,其实哪有这么多颠三倒四翻来覆去的宏观变化,莫不是投资人也习惯了股票的炒栗子而把国是的一盘小鲜来回翻看检验?股市春季往往躁动,有历年的规律道理,更有去年今年的市况背景迥然。我习惯说“不较真”,不是叫人做梦,而是讲心里有分数判断却不必在股市去与人争辩。


所谓好坏错对,大抵是人们自身的标准,你眼中的渣可能是她眼里的宝,我的好事好人可能就是他人眼里的噩梦祸害。不管怎样的世界观投资观,在合乎自己能力心意的象限内做愉悦身心的事情,与其努力说服别人倒不如对自己负责明明白白。有人在当前股市里看到了春季躁动的机会,那就好饭趁热,趁热打铁。有人高瞻远瞩望见未来的风险诡谲而对股市谨慎再三敬而远之,那就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尽可以抵制一切短期诱惑。


向莎士比亚致敬,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股市的“诗歌”或悲或喜,但不会比莎翁的剧本更睿智更精彩。